韩国lunli


韩国lunli隔壁传来的呻吟声  周末,我搬入了新租的公寓。   公寓位于市中心,车水马龙,交通便利,而且离我实习的单位不远,最重要的是租金低廉,能够用这样的租金,租到这样的房子,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。   房东是位儒雅的中年人,几个月前妻子外遇离家出走,至今未归,他也不愿再与妻子重修旧好,为了避开这个伤心地,便将房子出租,车子出售,自己辞职搬到乡下老家散心,打算过段时间出国,避开周围人的风言风语。   这样儒雅温和的先生都被出轨,他的妻子真的是不知好歹,水性杨花。   公寓两室一厅,空间不算大,两间卧室被一墙相隔,有些狭小,跟我合租的女孩叫周宁,比我大两岁,长发,清秀,说话温声细语,她是半个月前入住这间公寓的,屋子被她收拾的一尘不染,知道我要入住,提前帮我把房间打扫干净,拖她的福,我几乎是拎包入住。   第一次见面,我就对宿友周宁非常满意,但对她的男友张浩,非常反感。   我实在不能理解,为什么这样清秀美女干嘛要找个大猩猩做男朋友,黝黑的皮肤,说话粗声粗气,一脸凶相,看得我不寒而栗。   没办法,我是外貌协会。   我叫唐思雨,大四实习生,刚跟暗恋多年的男神庄赫表白成功,晋升为女友没多久,就被学校分配出来实习,享受异地恋相思之苦。   庄赫是我大学学长,比我大三岁,大一刚开学时我就对他一见钟情,可惜还没来得及展开行动,他就出校实习工作了,之后再也没有遇到他,只能偶尔听到他的消息,知道他在不错的公司工作,交往了温柔漂亮的女朋友,本来我都打算放弃了,将他放在心里,谁知他突然回来了,我找机会偶然又跟他联系上了,知道他跟女友已经分手一段时间了,彼此就有了来往,上个月是我生日,特意约他为我庆祝生日并表达了我对他的心意,原本是想在毕业前不留遗憾,抱着没有任何希望的心情,但结果却给了我惊喜,如今庄赫已经是我的男友了。   可惜正式交往没多久,我就被安排到这里实习半年。   晚上,我跟庄赫煲完电话粥,洗洗涮涮完毕后,就躺在床上酝酿睡意,迷迷糊糊中,听到隔壁女人呻吟的叫声,忘我、缠绵,一下子,我的睡意全无,起身坐在床上,大晚上做这种事情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原本按我的脾气肯定要跟他们理论理论,但想到是第一天入住,而且周宁还帮我收拾房间,便将火气压制住了,用力敲了敲墙壁,"咚咚"墙壁发出清脆的咚咚声,那边似乎知道了我的情绪,声音渐渐消失,我总算可以睡觉了。   周一,工作第一天,闹钟一响,早早起床洗漱化妆,因为昨晚没有睡好,整个人都困焉焉的,很没有精神。   出门时,周宁在厨房里做早饭,因为昨晚的事情加上我早上起床有起床气,也就没有搭理她,她反而叫住我,邀我一起吃个早饭,本想高冷地拒绝,但看到餐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肉酱面,身体很诚实地坐下吃面。   "我昨天榨了点果汁,我给你倒点"周宁边说边起身给我到果汁。   "谢谢,你做的面条真好吃",抬头接过她给我倒的果汁,一口喝掉小半,味道清甜爽口。   "你吃好就把碗放在桌上,我一会儿一起收拾了"   "这多不好意思啊,吃了你的早饭,还让你洗碗"   "没事洗个碗而已,顺手的事情"   真是个温柔又贤惠的女孩,本来还为他们昨晚吵到我有情绪有意见,这会儿早已烟消云散。   可惜这样的好心情,还没持续多久又被干扰了,出门等电梯时,跟坐电梯上来的张浩撞上,我是笑眯眯地对他说早上好,他冷冷地瞧了一眼,一句话都没说,人就走了,真的是个没礼貌的大猩猩,周宁这么好的女孩怎么就眼瞎,找了这种人做男友,一想到我男友庄赫斯文又帅气,心里忍不住一阵得意。   实习第一天,在慌乱紧张中度过,带我的经理是位年过四十的离异女性,严谨干练中包含着刻薄和尖酸,稍微有些跟不上节奏就会遭受她的白眼,下班时已经万家灯火,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房间,一头倒在床上,连衣服都没换,两眼一闭就已经进入梦乡,醒来已经是午夜了,看着狭小的房间,昏暗,寂静,此时我很想庄赫,想给他电话又担心吵到他休息,正烦操时,隔壁又传来阵阵欢愉的呻吟声,急促地喘息声,交织而至,没有半点收敛,他们是不是忘了隔壁已经住人了,就不能注意一点,想到周宁那张清秀的脸,再听到耳边放荡的呻吟声,更加确定人不可貌相。   第二天早晨,我挂着一对黑眼圈起床洗脸刷牙,路过厨房时看到周宁在做早餐,脸色苍白,很疲倦的样子,我实在没有精神搭理她,迷迷糊糊地到洗手间洗脸刷牙,回房间换衣服化妆,出门上班。   接下来的几周,都是如此,一到半夜就是此起彼伏的呻吟声,其实我想跟他们沟通一下,让他们注意一点,但是庄赫劝我不要多事,让我在等一月,他准备来我现在工作的城市发展,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重新租间公寓,住在一起,想到这里我便舒心了一些!   但周宁对我的态度却越来越冷淡,让我越想越窝火,有几次脾气上来了,都要跟他们大吵一架,把他们晚上的事情一股脑儿都说了,让他们晚上折腾个没完没了,一点不注意他人。   周日晚上,我像往常一样跟庄赫煲完电话粥,看了下时间,已经快凌晨了,真奇怪,今天晚上一直很安静,没有往常的缠绵的呻吟声,非常安静,安静得让我有些汗毛发竖,后背发凉,说不出的害怕,但也只能一个人缩在被子里,紧闭双眼,不知过了多久,有了些睡意,就在半睡半醒间,一声尖锐的女人惊叫声,将我吓醒,正坐在床上发懵时,门外是噼噼啪啪的敲门声,我起身去开门,竟然是大猩猩,还怒气冲冲的瞪我。   "你个小姑娘天天折腾,你不睡我们还要睡了"大猩猩凶巴巴地说,这家伙居然恶人先告状,明明是他们天天晚上折腾,让我睡不着觉,反过来倒打一耙。   "你有病啊,明明是你们天天晚上闹,怎么还恶人先告状啊"   "我们闹什么呀,小宁这几天身体不好,我为了照顾她才在这里过夜"大猩猩有点急,一张脸涨得通红,更显凶悍。   "大家有话好好说不要吵"周宁也跑过来,站在我和大猩猩之间。   "有什么好说啊,我天天晚上被你们吵得睡不着觉,你们还倒打一耙,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沟通"我越说越委屈,气得想哭。   "你别生气,有事情要沟通,但真的不是我们,我最近身体不好,张浩为了照顾才在这里过夜,因为最近晚上总有声音传过来,扰得我都睡不着,他着急才会乱发脾气的,你别往心里去"   "也不是我,我一个人住,怎么可能天天晚上弄出动静啊!"说到着,我突然想到第一晚入住时,敲打墙壁的声音,想到房东出轨离家出走的妻子,刹时间,浑身发凉,胃里翻江倒海。   一直以来,我和周宁晚上都听到了女人的呻吟声。   我,以为是来自她和张浩。   她,以为是来自我和庄赫,phone sex,电话性爱。   但,我们都忘了将我房间隔开的墙壁。   里面还藏了第三个女人,房东的妻子。   房东离家出走的妻子,找到了,就在这间屋子里,就在隔开我和周宁房间的墙壁里,几个月前房东,那位儒雅的中年男人,发现这间妻子外遇,在自己外出工作时,就跟自己的情夫在自己的家中偷欢,房东知道后,为了能维持婚姻,多次跟妻子沟通,非但没有结果,反而要求离婚,并且发现家中的共同财产还被妻子偷偷转移给情夫,甚至将自己家传的翡翠观音玉佩送给情夫,盛怒之下,房东便起了杀心,一天夜里趁着妻子熟睡用刀将她捅死,之后用水泥,隔板砌盖了一面墙,将妻子藏在里面,他计划先将房子出租出去,等自己出国的证件办理好,就将房子卖出去,带着钱远走高飞,可惜,善恶终有报,都是因果报应。   而夜里,我和周宁听到的叫床声,或许就是已经死去的妻子最后的呼喊。   只是让我诧异的是那样儒雅温和的先生,竟然做出杀妻藏尸这样骇人的罪行,还能平静地生活,将将房子出租出去。   事件发生后,我和周宁都合住在附近的酒店,她辞职休息,平复心情,我正常工作,晚上下班回来后,张浩会给我们送晚餐,陪我们聊会儿天才回去,白天工作之余,就帮我们四处物色合适的出租房,周宁也跟我讲了他们的故事,她自己之前交往过一位外貌出众的男友,当时她为了前男友付出了很多,但却被前男友欺骗、出轨、伤害,最后抛弃,在她最无助的时候,都是张浩一直默默地陪伴、守护,陪她渡过了最无助痛苦的时光。   "张浩是对我最好的人了,他真的很好"   听到周宁这样说,我有些羞愧,自己一直因为外貌的事情,对张浩有所成见,看来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看表面。   没多久,张浩帮我们找到了新的出租房,周末一起搬房。   我们依旧一起合租。   庄赫知道我最近发生的事情后,特意找时间来看我。   周日早晨,我和周宁张浩一起吃早餐,门外传来敲门声,我估计是庄赫到了,满心欢喜的去开门,门一开果然是他,上前紧紧抱住他,好一会儿才松开,庄赫也是满脸笑容看着我,我喜滋滋地拉着他向周宁张浩介绍。   但当他们相互对视第一秒后,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,转而是厌恶、愤怒、憎恨。   下一秒,张浩像野兽一样朝庄赫扑上去,一拳一拳挥打在庄赫身上,我和周宁同时上前拉开两人,但力量悬殊,被张浩一把推开。   我气愤地怒骂道:"张浩你发什么神经啊,干嘛打我男朋友,他怎么得罪你了"   "他没有得罪我,但他伤害周宁了,他欺骗了周宁的感情,跟其他女人鬼混,不管周宁的死活偷走了她全部的积蓄就一走了之了,这种人渣我凭什么不能打"张浩转身向我怒吼道。   我一直哑口无言,我身边的周宁低头掩面哭泣,张浩上前安慰他,庄赫乘机从背后偷袭,将张浩打到在地,张浩奋力反抗,两人厮打在一起,混乱中,张浩一把扯开庄赫的衣服,几粒纽扣落地,露出他赤裸的胸膛,而他脖子上挂着的翡翠观音玉佩映入我的眼中,一瞬间,浑身发凉,恶心感无法控制的涌上来!   此时,我的耳边又传来了那个女人销魂缠绵的声音,我似乎明白了,为什么我们夜里会听到隔壁传来的缠绵声了!